芜湖市公安局!
欢迎来到芜湖市公安局网站!您还未登录, 【登录】【注册
设为首页 |加入收藏
警方提示

(案件聚焦)闺蜜是盗贼

发布时间:2017-09-21   新闻来源:芜湖市公安局   点击率:


家里价值7000余元的黄金首饰及5100余元现金被盗,警方锁定嫌疑人时,受害人难以相信作案人竟是闺蜜。然而,事实终究是事实。

家里财物莫名被盗

80后的小范住在南陵县籍山镇一个居民小区,她和丈夫小孙开了一家棋牌室,夫妻俩有个6岁女儿,有时忙起来就带着孩子在棋牌室吃住。性格开朗的夫妻俩为了招揽生意,用微信、QQ及各种方式广交八方客。

821晚饭后,小范像以往一样,给朋友发微信、QQ,打电话,约人打麻将。不一会,牌友们陆陆续续来到了棋牌室,小范和丈夫忙前忙后,倒水递茶送糕点。

“老板娘,我家里来电话让我回去一下,你替我打一下啊。”一牌友对小范招呼着。小范立马走过来:“行啊,你去忙吧,我先顶着,等有人来我让。”小范说着坐在牌桌前。这样的事时有发生,小范和丈夫经常临时替牌友打麻将。此刻,小范打着牌,小孙就格外忙了,而女儿囔囔着要吃蛋糕,小孙哄了半天哄不好,将吧台抽屉里的钱清理好之后,跟小范打个招呼,带着女儿出去买蛋糕,约半个多小时返回店里。

棋牌室里生意不错,人来人往,直到深夜才散。小孙夫妻也感到非常疲惫,简单收拾一下,也没有看抽屉里的钱,带着孩子到卧室休息了。第二天上午,夫妻俩起床,小范照顾孩子、烧饭,小孙来到吧台清点这几天收入,准备拿到银行存起来。

“小范,你在抽屉里拿钱了?”小孙忽然惊叫起来。

“没有啊?我昨晚一直在忙,没有动钱。”正在厨房忙的小范赶紧跑到丈夫身边。小孙从抽屉里拿出两沓百元大钞,焦急地说:“我昨晚把两万元钱放在这里的,怎么少了呢?”夫妻俩清点后发现,两沓钱都抽走了一部分,只剩下不到5000元,其他零钱也少了100余元。

“见鬼了,昨晚打麻将的都是朋友,没有陌生人来啊?”小范疑惑不解。“肯定是进贼了,赶紧看看其他东西丢了没有!”小孙急切地说着,跟妻子一起清点起来。这一查夫妻俩吃惊不小——卧室床头柜里的首饰盒也不翼而飞,里面是一只7.20的黄金戒指和一条18.09的黄金项链,总价值7000余元。

赶紧报警!小孙抓起手机,拨打110

监控里现闺蜜身影

接到小孙报警,南陵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和城西派出所民警立即赶到现场。民警根据小孙夫妻俩的陈述,怀疑盗贼夜间趁夫妻俩睡觉时潜入作案。但现场勘查显示,家里门窗完好,没有发现异常,夜间不可能有外人进入。是不是打麻将的人作案呢?小孙夫妻俩连连摇头:“不可能,来打麻将的人都是朋友,而且没有人进吧台和卧室啊?”“你们没有离开吧台吗?”民警问道。夫妻俩把昨晚的情况一五一十讲了一遍。民警发现,小孙带女儿外出买蛋糕时,小范正在打麻将,这段时间没有人看管吧台或卧室。

民警经过分析判断:嫌疑人盗窃是要现金,偷的黄金首饰肯定会销赃。按照这一推断,办案民警在加大走访调查的同时,对南陵县各黄金首饰回收店进行布控,并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布相关信息,寻找破案线索。

第三天下午,城西派出所办案民警获得一条信息,有人在籍山镇陵阳西路一家黄金回收店卖了一条黄金项链。民警立即赶到该店,店老板一边拿出那条黄金项链,一边对民警说:“是个年轻女子卖的,18.09。”民警询问得知,当时收购项链时,店老板要求女子出示身份证登记,但女子自称姓刘,身份证丢了,正在办理,而她的孩子生病住院急需要钱。老板看对方一副可怜模样,丝毫没有怀疑,收下项链后,要求女子把身份证办好后到店里登记。

民警带着项链来到刑侦大队,通知小孙夫妻来辨认,夫妻俩一眼就认出:“是的,肯定是我们的项链。”

民警迅速调取店内视频监控,让夫妻俩辨认出售项链的女子。“你们认识她吗?”民警指着电脑屏问小孙夫妻俩。两人仔细一看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异口同声地说:“怎么会是她?”

“她叫什么名字?”民警问道。

“她叫小媚,是我的闺蜜,我们关系很好的。她挺可怜,一个人带着不满7岁的儿子,我们待她就像自己家人一样。真是家贼难防啊,没想到她竟然会偷我们的东西,难怪那天晚上她中途离开,这几天也没有来打麻将呢。”小范一脸愤怒。民警上网核查证实,小媚出生于1993831,有盗窃前科。锁定小媚犯罪事实后,民警根据孙某提供的小媚住地展开布控,当晚将她抓获。证据面前,小媚哭着交代了盗窃犯罪事实。

一个留守儿童的悲剧

小媚是家里的独生女,幼年时父母到温州打工,一走就是一年半载,把小媚留给年迈的爷爷奶奶照看。老人年纪大了,无力管教她。小媚从小缺乏关爱,学习成绩差,尤其是看到别的孩子穿得好、吃得好,心里就嫉妒,有时偷拿同学的东西,常受到老师批评。得不到父母的关爱,小媚的心里十分压抑,随着年龄的增长,这种压抑变成了叛逆,越来越不听话,初中未毕业就辍学,在社会上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,学会了抽烟、喝酒。父母虽然知道这些事,但隔得远,有时给小媚打电话教训一番。后来小媚烦了,干脆不在家住。

17岁那年,小媚不顾家人反对,跟一男青年过起了同居生活。两个人在一起,没有工作,没有经济来源,生活十分窘迫,于是一起偷东西,有了钱就胡吃海喝,没有钱再去偷。第二年夏季,小媚生了一个儿子,不能再去偷东西,男友立即变了脸,居然对小媚拳脚相加,小媚只好配合男友继续行窃。一次,两人在鲁班商业街一家服装店偷了6000余元现金。城西派出所民警经走访及调取视频监控,将小媚和其男友锁定,第3天将俩人抓获,男友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6个月,小媚因哺乳期被判缓刑监视居住。

因为小媚跟男友没有领取结婚证,男友判刑后,小媚就此跟他分开。父母觉得对不住孩子,让小媚跟他们到温州一起生活。但小媚跟父母没有感情,不愿意跟着父母,独自带着孩子留在南陵县。

为了生活,小媚不得不到饭店、网吧打工。闲暇时,她迷上了上网,经常在网吧上QQ聊天、打游戏,对孩子也不管不问,孩子靠亲戚带着。2016年底,小媚在QQ聊天时,与一名男网友聊得很投机,男友告诉小媚,他家住在宿迁,看到小媚的照片,一下就喜欢上了小媚。当得知小媚的身世和生活状况后,表示很同情,经常对她嘘寒问暖。从小就缺乏关爱的小媚得到温暖和安慰,心里很感动,当男友提出建立恋爱关系时,小媚立马答应了。此时,小媚对男友的情况并没有多少了解,甚至还未见过面。

盗窃只为荒诞的爱

今年夏季,小媚对男友提出,想带孩子到宿迁跟他结婚。男友听到这话,竟然变得吞吞吐吐起来。在小媚一再追问下,男友才说出实情。其实,男友的年龄比小媚大了近10岁,而且家里比较贫困,他靠打零工挣钱,手头比较紧,目前结婚有难度,家人也不同意他娶个有孩子的女人。小媚有些心寒,但已经十分依恋对方,一心想跟男友在一起,生怕他离开自己,以为只要有了钱,就能博得爱情。于是,她对男友说:“钱的问题我来解决。”但是,到哪里弄到钱?小媚又想到了盗窃。

有了邪念,小媚寻机下手。

小媚跟开棋牌室的小范认识多年,两人处得像亲姐妹一样。小范很同情小媚的身世,有时让她来棋牌室打麻将不仅不收钱,还让她在棋牌室吃喝。小媚在棋牌室也像自己家一样,随便出入。

案发当晚,小媚来到棋牌室打麻将,忽然感到口渴了,便招呼小范:“姐,给我倒点水。”此时,小范在桌上打麻将脱不开身,丈夫小孙又带着女儿外出买蛋糕去了。小范跟小媚是“闺蜜”,见小媚要喝水,随口说道:“你自己去倒水啊。”小媚让牌友替打一下,跑到吧台倒水,抬眼见抽屉开着一条缝,顿时冒出一个念头:看看有没有钱。想到此,她拉开了抽屉,里面两沓百元大钞像吸铁石一样吸住了她的眼球。她伸手把一沓钱拿起来,但害怕被小范夫妻俩发现,又把钱放下。拿还是不拿?小媚心里挣扎了几秒钟,最后还是邪念占了上风,把两沓钱各抽出一部分,又顺便抓了一把零钱揣进口袋后,心口一阵狂跳。为了掩饰自己,小媚溜进卧室,一不做二不休,又在卧室里翻起来,在床头柜的抽屉里发现一个首饰盒,顾不得打开看看,把首饰盒偷了出来。

回到棋牌桌前,小媚已无心打牌,看到小孙带着女儿买蛋糕回来,更是六神无主,借口头晕匆匆离开了棋牌室。回到家,数一数现金,竟然有5100余元,再打开首饰盒一看,里面是一条黄金项链和一枚黄金戒指。小媚惊喜的同时,又很害怕,她知道小范夫妻肯定会报警,公安机关很快会找到自己。而她天真地想,赶紧把黄金首饰卖掉变成现金,然后离开南陵到宿迁找男友,就没有人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了。谁知,她带着金项链一连跑了几家回收店,都因为店主要求她出示身份证登记吓得不敢出手。后来到陵阳西路一家偏僻的首饰店,跟店主谎称自己姓刘,说身份证丢失了正在补办,因为孩子生病急着用钱,所以才卖掉首饰。店主看她一个挺漂亮的年轻女子,不像是坏人,也没有多问,收下首饰,让她身份证办好再去登记。

小媚走后,店主想想有点不对劲,便跟朋友说了这事。朋友也觉得很蹊跷,正巧有朋友是城西派出所的民警,便把这事发到朋友圈。民警根据这一线索将小媚抓获归案。

小媚被抓后,宿迁的男友听说这事,竟然没有半点同情心,跟小媚断绝了关系。831是小媚的24岁生日,民警宣布对她逮捕。听到民警宣布,小媚悔恨的泪水珊珊落下。

  • 打印本稿 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