芜湖市公安局!
欢迎来到芜湖市公安局网站!您还未登录, 【登录】【注册
设为首页 |加入收藏
警方提示

(案件聚焦)揭开“便衣警察”真面目

发布时间:2017-08-25   新闻来源:芜湖市公安局   点击率:

深夜,无业游民冒充警察检查按摩房,强奸、殴打、敲诈按摩女,民警接到报警迅速调查——

揭开“便衣警察”真面目

 

深夜,“便衣警察”带走按摩女

20164月下旬的一天深夜,长江北路连通的几条小巷里的按摩院、洗头房依然亮着红灯。

按摩女小美坐在吧台等着顾客上门。

23时许,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打破夜的沉寂,摩托车停在按摩院门口,小美连忙站起来。门被推开,一名40多岁、身材健壮的男子走了进来,他四下张望了一番,对小美说:“怎么,就你一个人啊?”“老板在屋里睡觉呢,你有什么需要?”小美亮出职业的笑容。“那好吧,多少钱?”男子直截了当地问。

200元怎么样?”小美笑得更灿烂了。

“行!”男子爽快地答应。小美便将男子领进套间,关上门,脱下上衣,正准备上床。忽然,一阵闪光灯亮了起来。小美惊讶地回头,男子正在用手机对着自己拍裸照。小美下意识地用衣服裹住身体。男子掏出一个小本子晃了晃,厉声喝道:“我是便衣警察,来查房的!你们这里有卖淫嫖娼要处理。”

小美一听,吓得一动不敢动。男子接着对小美说:“穿上衣服,跟我到派出所去一趟。”小美赶紧穿上衣服,也不敢跟老板打招呼,被男子拉出门外,拽上了摩托车。男子骑上车,向前飞驰而去。不一会,路过一个蓝白相间的房子,男子停下车,指着房子对小美说:“看到了吧,我就是这个派出所的,你是进去交代问题呢,还是跟我去玩玩呢?”小美不敢看,心里明白对方的意图,颤抖地回答:“我跟你去玩玩。”男子冷笑了一下,跨上摩托车,带着小美一路向北疾驶而去。过了不久停在一栋楼房前。男子把瑟瑟发抖的小美带上二楼,走进一间屋里,拉开灯,打开一个橱柜,对小美说:“看,这里都是我的制服。”小美一看,里面挂着蓝色警服和警帽,下面放着几本法律书籍。她惊恐地说:“你要我做什么,我就做什么。”

小美出生80后,几年前从阜阳农村来到芜湖,在这家按摩院当按摩女,她清楚自己做的事不光彩,而且违法,面对“便衣警察”根本就不敢反抗,任凭对方把她拉进卧室,强行跟她发生性关系。

完事之后,小美以为没事了,整理好衣服正准备出门,谁知,男子拦住了她,喝道:“坐下!”小美吓得一屁股坐在凳子上。男子对小美说:“你卖淫违法,交一万五千元罚款。”什么?要交这么多罚款?小美又怕又急,哀求道:“警官,求求你了,我上有老下有小,拿不出这么多钱啊!”

“拿不出也要拿,这是我们派出所规定,不然你就要坐10年牢!”男子一副狰狞面孔,说着,甩了小美一个耳光。小美本来就吓得不轻,这下更加惊恐。男子把自己手机递给小美,让她给家人打电话要钱。小美哭着着说:“我卖淫的事老公不知道,要是让老公知道了,会打死我的,哪里敢跟他说啊。”男子气恼地再次打了小美几巴掌,还不解气,又踢了她几脚。

一直僵持到天亮,屋子外面有人声了,男子气急败坏地再次逼小美给家人打电话,威胁道:“你要是再不打电话要钱,我就把你送到派出所,让你坐牢!你死定了!”

小美经历了大半夜惊魂,心里虽然恐惧,但对这名“警察”渐渐起了疑心。这人不像警察!自己一个弱女子,无法对抗他。为了避免伤害,小美谎称:“好,好,你让我回家跟老公说,想办法交钱。”

男子把小美的姓名、手机号码记下来,对她说:“我们派出所记下你的信息,你不要耍滑头,如果不交钱,我会找你的,你是知道我厉害的!”

追查 ,“便衣警察”撞枪口

小美回到店里,老板看她脸上有淤青,而且神情不对,问她:“你昨晚去哪里了?发生了什么事?”小美“哇——”地哭起来,一五一十地把经过跟老板说了。

“哪有这样的警察啊?”老板同样气愤而又疑惑,料定其中必有蹊跷。老板越想越不对,决定带小美去鸠江公安分局湾里派出所报警。民警了解情况后,打开昨晚值班记录,也没有对按摩房检查记录。民警向所领导汇报,大家感到奇怪,无论是哪个派出所,民警不可能单独检查,更不可能着便装。再说,这名男子的龌龊行为,根本不可能是民警。

种种迹象表明,这个“便衣警察”是冒充的。

派出所立即安排案件侦查队民警展开调查。民警仔细询问小美,男子把她带到什么地方去的。小美来到芜湖时间不长,对周围环境不太熟悉,也不知道男子把自己带到了什么地方,只记得大概方向,附近门面有“四褐山”字样。与此同时,民警加大走访调查,一家按摩院按摩女小玲反映,半月前,她也曾遭遇过类似情况,当时一男子自称是“便衣警察”查房,骑着摩托车把她带到四褐山一处住房的二楼,将她强奸。当时,男子也打开橱柜展示了警服和警帽,还做了几个俯卧撑,说自己以前是特警,现在到派出所了。由于那名男子没有打她,也没有要钱,所以没有报案。

都是“便衣警察”,都骑着摩托车,都在四褐山……显然,两起案件很可能是同一人所为。

为确定两名女子受侵害的地点,民警驾驶警车带着小美和小玲向四褐山街道驶去。路上,小美回忆起一些建筑物,路过原四褐山派出所时,她说道:“没错,就是路过这个派出所的,那个男子说,他是这个派出所的民警。”民警向小美解释:“四褐山派出所已经跟湾里派出所合并,这个地方已经不是派出所了。”

小玲比小美记得清楚一些,带着民警直接来到那栋楼房前。民警和两名女子走上二楼,只见房门紧锁,询问周围居民,有人反映:“这户人家老夫妻不在这里住,只有他们的儿子有时候来一下。”经了解,这对老夫妻的儿子叫小江,年近40,离过婚,独自生活,无业。

民警当即向所领导汇报情况。按照所领导指示,民警做出分工,一名民警、一名辅警留下蹲守,其他人返回。

正当一行人下楼时,远远驶来一辆摩托车,小美抬眼一看,不禁惊叫起来:“那个男的来了!”民警定睛一看,一男子骑着摩托车向这栋楼房驶来。“快蹲下,别让他看见我们。”民警迅速拉着小美、小玲藏到楼梯转弯处。

男子停下摩托车,径直向楼房走来,当民警准备抓捕时,男子吓得转身就跑。民警紧紧追赶,追了500多米将男子拦住。男子不肯就范,拼命挣扎,但最终被控制。

审讯,揭开“便衣警察”面具

经审查,男子叫江某,承认带两女子出去包夜,而且给了她们钱,至于家里的警服、警帽和法律书籍,是花钱买的。对于冒充警察强奸女子矢口否认。

江某201210月,因犯强奸罪被鸠江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零3个月,20161月刑满释放。同时,民警调查证实,小美和小玲并不相识,两人不存在串供,而江某带着小美到住地时,被邻居看到了。

有了受害人小玲、小美和邻居的证词以及非法购买警服这些证据,几经较量,江某败下阵来,如实交代了犯罪事实。

几年前,江某曾结婚生子,但他游手好闲,2012年夏季,江某强奸判刑后,妻子带着孩子离他而去。20161月,江某刑满释放,回归社会后,江某没有工作,靠父母养着。父母给他买了一辆摩托车,希望他能自食其力,但用摩托车载客很辛苦,挣钱也少,江某干了不久就不想再做。今年4月初的一天深夜,江某骑着摩托车四处揽客,无意中来到长江北路一家洗头屋门前口,他停下车,打算找个女子“享受一下”,但口袋里没有多少钱,忽然冒出一个邪念:冒充便衣警察!想到此,他特意到市场买了警服、警帽和法律书籍,准备好了之后,第三天夜晚,他再次来到这家洗头屋走了进去。

见到有客人,坐在吧台的小玲主动问道:“先生是敲背、按摩,还是其他服务?”“我包夜!”江某装着有钱人的样子。“好的,包夜300元。”小玲说道。

“没问题。”江某满口答应。小玲便把江某领到套间,自己脱下衣服正准备为他“服务”。江某忽然换了一副嘴脸,拿着平板电脑就拍,并掏出一个小本子晃着说:“我是便衣警察,是来查房的,你们这里有卖淫嫖娼违法行为,你跟我到派出所去一趟,交代问题。”小玲吓了一跳,赶紧穿好衣服,准备给老板打电话说这事。江某阻止了她:“你跟我走一趟就行了。”小玲以为既然是警察,肯定会依法处理,不会对她怎么样的,就坐上他的摩托车向四褐山方向疾驶而去。

江某把小玲带到家里,因父母在城中居住,这里只有他一人住着。进屋后,江某打开衣柜,故意向小玲展示警服、警帽和法律书籍,还做了几个俯卧撑,对小玲说自己以前是特警,后来到派出所工作。接着,向小玲提出:“要不就交给派出所一万元罚款,要不就玩玩。”小玲明白这个意思,答应“玩玩”,任由江某将自己强奸。

江某让小玲离开时威胁道:“这事不准跟别人说,不然你就死定了!”小玲摄于江某的淫威,尽管也对江某的警察身份产生了怀疑,但是由于他没有向她索要钱财,也就认了,没有报警。

首次作案,江某在惊恐中度过了几天,看到一切风平浪静,知道小玲被吓住了,胆子又大了起来,于是,江某再次骑着摩托车踩点,发现小美独自在按摩院里,就故伎重演冒充警察,将小美带到家中强奸,并进行敲诈。

今年7月初,江某因犯敲诈勒索罪、强奸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零6个月。

  • 打印本稿 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