芜湖市公安局!
欢迎来到芜湖市公安局网站!您还未登录, 【登录】【注册
设为首页 |加入收藏
警方提示

(案件聚焦)天涯海角难藏匿

发布时间:2017-08-07   新闻来源:芜湖市公安局   点击率:


——南陵警方抓获潜逃14年命案逃犯

今年522日下午,在南京机场,一架自三亚飞往南京的飞机降落后,几名神情严肃的便衣民警押着一身材矮小、神情落魄的男子走下旋梯,男子叫李某,是一个身负命案潜逃14年的逃犯。

拒付90元老板丧命

李某家住南陵县弋江镇一个偏僻小村,这里河道纵横,沙源丰富,不少采沙场依河而建。2003年,李某年近40,儿子10岁,但夫妻关系一直不和,吵嘴打架是家常便饭。李某有时在沙场做苦力,挣钱不多,常遭到妻子埋怨。为了生活,李某外出打工,由于没有文化,也没有什么特长,只能找些出体力的活。到温州后,一个偶然的机会随船出海捕鱼,这是既苦又累,而且还非常寂寞的工作,但他没有别的选择,只能这么做。

2003年春节快到了,李某尽管没挣到多少钱,但思儿心切的他还是赶回家过年。除夕夜,一家人在一起吃着团圆饭,听着外面热闹的鞭炮声,看着自家简单的饭菜,妻子又唠叨开了:“嫁给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,没有本事……”李某本来就很辛苦,不仅听不到妻子一句关心的话,反而听到的都是指责、埋怨,心里很不是滋味,借着酒劲跟妻子吵起来。好端端的团圆饭成了“战场”,李某一怒之下将妻子痛打一顿。邻居听到动静,急忙过来将两口子劝住。

春节在一片阴霾中度过。

大年初六,妻子对李某说:“我也出去打工挣钱,靠你养家实在是太难。”李某不答应:“你我都出去了,儿子怎么办?谁管?”但妻子决心已下,听不进丈夫的规劝:“儿子交给老人带,我肯定是要出去的。”李某见拗不过妻子,只好任由她跟着村里人到江苏省靖江市打工。十五小年过后,李某到了温州。

几个月后,已是初夏。一天,李某在温州与老乡聚会,席间有同乡告诉他:“你老婆回家了,好像身体不好。”当年,由于通讯条件差,李某几乎没有跟妻子联系过,此刻听说妻子回家了,他立马赶了回去。妻子并没有在家,岳母说:“几天前是回来过,但又回靖江了。”想着患病的妻子,李某放心不下,便打算去靖江看看。

苦于手头没钱,李某想到在弋江镇沙场打工时,负责人刘某欠下90元钱,就再次去找刘某要钱,李某带着一把水果刀,心想如果要不到钱,就“吓唬吓唬”刘某。

李某来到刘某家,一见面直截了当地说:“你今天不把90块钱给我,我就让你好看。”刘某根本没有把身材矮小、性格懦弱的李某放在眼里,一口拒绝:“我就是不给你钱,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李某气不打一处来,冲过去揪住刘某就打。打斗中,李某掏出水果刀,对着刘某背部捅了下去,只听刘某“哎呦”一声,踉跄几步倒在地上,鲜血涌了出来。

见惹了大祸,李某吓得赶紧逃离现场。刘某被家人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。

模糊线索发现端倪

案发后,李某逃到亲戚家,听说刘某死了,他既害怕被公安机关抓获,又担心刘某家人索要赔偿,于是不顾亲戚劝说逃离家乡,断绝了和家人及亲属的联系。

案发后,南陵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追捕,并将李某上网追逃。20096月中旬,专案组获得线索,有人在浙江省宁波市见过一个人很像李某。尽管信息比较含糊,但专案民警仍然没有放过这条线索,立即赶赴当地摸排。经大量走访,民警获得的情况是:在宁波市象山县石浦镇一家医院,有人看到李某住院。民警来到这家医院调查,并没有查到李某的住院记录。

民警找到知情人询问:“你是不是真看到李某了?”

“当然是真的,我跟他太熟了,不会记错的。他当时在医院动手术。因为他个子很矮小,不到1.6米,头顶有一块伤疤,这些明显印记是无法抹去的。”民警根据知情人提供的线索再次调查,并调取医院视频监控,发现的确有个人十分符合李某的身材特征,但这人叫“钱某”,安徽省枞阳县人。“钱某”因打架受伤在这家医院做了手术,住院11天,615日已经出院,下落不明。当时为“钱某”手术签字并付医疗费的是渔船老板。

为证实“钱某”是不是李某,办案民警找到渔船老板了解“钱某”的情况,老板连连摇头:“我不记得什么钱某。在我这里打工的人很多,流动性也大,哪能记住每一个人啊?”民警认为渔船老板可能刻意隐瞒什么,对其进行布控,一连两个月,并没有发现这个老板与李某接触。与此同时,另外一组民警赶到枞阳县了解“钱某”的情况,面对民警询问,钱某惊讶地瞪大眼睛:“我从未没有去过宁波,哪里来的受伤住院一说啊。”而钱某的体貌特征也与医院视频中的人完全不相符。

显然,是李某冒充钱某住院的,线索中断,民警返回南陵。

2011年夏季,专案组再次获得线索,有人发现李某在石浦镇随船打鱼,随即二赴石浦镇。当地有数千外来人员出海打鱼,茫茫人海,查找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无疑大海捞针,民警找了十几名曾见过李某的渔民和船工,他们却表示:“以前见过,但已经多年没有联系了,不知道他在哪里。”线索再度中断。

尽管两次调查没有结果,但两次李某都出现在同一个地方,专案组综合信息分析,李某很可能以钱某的身份在宁波市象山县石浦镇生活,于是对石浦镇展开重点布控。

终于转机来临!

今年1月初,专案组经摸排掌握到重要线索,李某的确在石浦镇。专案组在芜湖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相关领导带领下,第三次再赴宁波摸排,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,做了大量工作,但由于当时正是休渔期,李某无事可做外出。知情人告诉民警,这些依靠出海打鱼谋生的人一般要到下半年才回来。

藏匿天涯海角落网

20175月初,专案组获得重要线索,李某可能藏匿在海南省三亚市,追捕民警立即赶赴三亚。初夏,海南气候已经偏高,室外强烈的紫外线照射让人很不舒服。

追捕民警分析,李某没有什么别的技能,很可能仍然以打鱼为生。于是,民警每天顶着烈日在海边渔船上摸排,不知不觉半个多月过去了,仍然没有李某的消息。正当追捕民警一筹莫展之际,一个好消息传来了,李某藏匿在三亚市的崖城镇。

崖城镇素有“天涯海角”之称,是我国最南端的一座古镇。民警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,随即展开布控。519日傍晚,民警获悉李某到了一家超市,火速赶到超市将正在购买生活用品的李某控制,民警低声喝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哪里人?”听到熟悉的乡音,看着眼前几名神情严肃的青年人,李某明白逃亡的路已经到了尽头。他没有反抗,只说了一句:“我知道会有这一天。”随即伸出双手让民警给他戴上手铐。

回想起14年前杀人及后来潜逃生活,李某懊恼而后悔。

李某杀人后逃到浙江宁波的石浦镇,因为他之前在那里打过工,熟悉当地的环境。到了当地后,他发现几乎所有单位聘用人员时都需要登记身份证,便不敢随便找工作。后来,他捡到一张“钱某”的身份证,年龄差不多,便使用“钱某”身份证作掩护,为了生计,随船出海打鱼,过着既辛苦又担惊受怕的生活。打鱼的生活很枯燥,虽然工作时一个月能拿到一万多元,但一般上半年休渔期基本不出海作业,拿不到工资。

20096月初,李某出海打鱼时,与另一渔船为争夺“地盘”发生纠纷,双方打架,李某被打伤。李某被船老板送进石浦镇一家治疗,住院11天,花了近万元,船老板为他签字出的钱。出院时,船老板让李某回乡休养。李某说是孤儿,没有家。

其实,李某一直很想念家乡,想念妻儿和年迈的父母。每当他从电视上看到家乡的消息,就喜忧参半。喜的是,家乡变化太大了,而且越来越好,尤其是近年来通了高铁,已经不是之前那个落后的小县城了。忧的是,自己和妻子在外,儿子一直由岳母抚养,心里十分愧疚,他不敢给岳母寄钱,更不敢打听消息。

岁月流逝间,李某的心里一直没有平静过,见到警车就害怕,听到警笛就担心,尤其是逢年过节,看到别人拿着钱高高兴兴地回乡跟家人团聚,他的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,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有。为了忘却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,也为了逃避公安机关抓捕,李某学会了一口宁波话。这些年,他曾想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,向受害人李某的家人“请罪”,但又害怕坐牢、赔偿,在这种复杂的心态中煎熬。

522日傍晚,专案组民警将李某押回南陵县公安局。警车进入南陵县境内时已是华灯初上,李某看着路边灯光下路牌和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象,情不自禁地连声说道:“到家了,终于到家了……”

在刑侦大队,李某如实交代了犯罪事实后,并向民警提出一个请求:“我能不能回家看看儿子啊,他应该25岁了,已经是成年人了。我也想看看岳母,向老人家说声对不起。也想到刘某家看看,请求他们家人的宽恕。”说到这些,李某不禁哽咽起来,一遍遍念叨着:“我跑了14年,心里一直没有安稳过啊。我对不起家人,更对不起被我害死的人。”但这一切为时已晚。

目前,李某因涉嫌故意杀人被移送起诉,等待他的将是法律公正的审判。

编后语:为了区区90元,一条鲜活的生命逝去,两个家庭瞬间破裂,这不能不算悲剧,然而,近年,类似悲剧却在不断刷新,究其原因,编者发现这些悲剧中多有惊人相似的一幕,即弱势的讨新者在血汗钱被老板拖欠,多次索要无果之后,走上了极端之路,轻则造成巨大经济损失,重则付出生命的代价,社会影响极其恶劣,如何避免类似悲剧的重演?这里,我们不仅要努力提高债务人的良知道德水准,更要严格执行相关法律法规,让债务人不愿拖欠,不能拖欠,不敢拖欠,以减少类似悲剧的发生。

  • 打印本稿 关闭窗口